氧的二次方

语无伦次的话废/更新……看心情吧……

通知

我可能这个月都要白嫖了。

真正的杰克x

突然想写“真.开膛手” 并不是全庄园设定,
含血腥x
ooc注意。

艾米丽气喘吁吁的跑着,预警心跳忽大忽小,证明这监管者“杰克”就在不远处,寒意遍布着全身,她感觉心脏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。该死的,怎么就只追她呢。 “杰克”不疾不徐的跟在小医生后面,悠闲的哼着小曲,迈着优雅的步伐在迷雾中穿梭,只有红色的攻击范围提醒这医生逃命。 要完了,艾米丽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红光,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绝望。

“砰——”就在“杰克”快要让艾米丽躺平的时候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身上也挂有伤的空军拿着信号枪对着还隐于雾中的“杰克”来了一发。 “杰克”被信号弹闪了眼睛,此时艾米丽抓准时机,利用“杰克”的盲点蹲到一个角落,空军见状也翻过了附近的窗加速逃离了“杰克”。 “杰克”从信号弹中回过神来,瞥了一眼医生的那个角落,转身跟着脚印去追了空军。 “呼,还以为会被发现呢。”等着红光越走越远后,艾米丽松了一口气,摸出来针筒试着帮自己自愈。

然,当艾米丽恢复健康状态的时候,空军,被抓住了。艾米丽观察了一下四周,发现空军就被绑在不远处的椅子上。 可问题是只看见被绑在椅子上的空军,杰克呢?

医生轻轻的跑过去,惊起了一只乌鸦。不管那么多了,医生皱了皱眉,向着空军跑去。 到了那里,医生的预警心跳扑通扑通的跳着,但是丝毫不见“杰克”的影子。

医生急急忙忙的想把空军从椅子上救下来,但是“啪”的一下,她就被“杰克”恐惧威慑晕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艾米丽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,在这个医院还有这样的病床真是奇怪。四肢被固定住不能乱动,甚至连脖子也被固定了起来。

艰难的转了一下脖子,扭头就看见“杰克”先生忙活着什么,高大优雅的形象给医生留下不可磨灭的恐惧。

针筒在地上被手术台的灯光反射出红光,“杰克”从相对较暗处的地方推着一个手术推车走了过来,脸上的面具被脱下来一并放在了上面。

“请,请问您要对我做什么……”未知的危险令艾米丽恐惧,寒意遍布了全身,即使她在她最熟悉的医院也不能平静下来。

“咻——”“杰克”只是吹了个口哨,没有回答。他脱下小医生的帽子放在推车上,然后是外套,裙子……

“你……!”艾米丽愤怒的瞪着他,衣不蔽体让她十分难堪,她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。视线撞上了那双红色的眸,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,像在看一个死人,可他又在笑,英俊的脸上挂着微笑,让艾米丽感到更加寒冷。

“杰克”用指刃轻刮着医生肋骨间的肌肉,冰冷刺骨的感觉让医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。

“嗤……”指刃没入肉中,艾米丽忍不住惊叫了起来,疯狂的挣扎着。“杰克”带着敬意,顺着那道开口一路向下,直到医生的小腹,鲜血汩汩的流出顺着医生的腰迹染红了床单。

【开膛手】,艾米丽终于记起了“杰克”的别称,她颤抖着,恐惧着,纵然解剖过尸体但当她亲眼看见自己的内脏还是忍不住反胃。

“杰克”端起医用推车上放置的酒精,对着裂口周围的皮肤抹了上去。艾米丽感受到无比的疼痛,甚至还有些凉嗖嗖的,只能尖叫,流眼泪,动动被囚禁的身体。

“‘杰克’先生,哦!亲爱的‘杰克’先生!”艾米丽惊叫着,“求求您,求求您给我一个痛快!不要让我再受这样的折磨!”

“嘘——”“杰克”用没有指刃的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摸了摸艾米丽中分的刘海。“亲爱的艾米丽小姐——”他说“您真的很可爱,我不会这么快就弄坏你的,你是我最喜欢的玩具。您到现在都没有吓得魂飞魄散,为此,我要给你一些‘奖励。’”

艾米丽听到这委婉的拒绝,心里忍不住漫出了一股浓重的绝望。“杰克”捏住艾米丽的下巴,将几片吗啡片生硬的塞入她的嘴里,然后端起起一杯水,从她的嘴里灌了下去。

“咳咳……咳,你给我吃了什么……”被强硬灌水的感觉不太好受,而且没拿捏好尺寸的“杰克”让她和了太多的水,甚至有一些从鼻腔里被咳了出来。“啊,别介意,是一些镇痛药。”杰克俯身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,“这样你就可以欣赏到人体艺术了,你是医生,不是吗。”“杰克”摇起医生的床,让她变成躺坐,让她好看清自己的内脏是怎样的。

医生反胃的看着自己活蹦乱跳的心脏和其他的内脏,眼泪纵横在脸上,看着“杰克”扯出自己的肠子却没有痛感,这感觉真是……

不知持续了多久,可能只有20分钟,艾米丽因为失血过多而脑袋晕乎乎的,她感觉有什么银色的东西在晃着她的眼睛。艾米丽强打起精神,试图看清那个东西。

是一把别在“杰克”衣领的剪子。

“‘杰克’……先生……”艾米丽虚弱的看着“杰克”。

“嗯?”“杰克”听到呼唤同样也抬眼看她。

“您以前是什么工作的?”艾米丽感觉精神回来了,是回光返照吧。

“理发师。”“杰克”微笑着。

“那能不能请你给我修一下头发,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,大概。”

“好的。”“杰克”解开医生脖子和四肢上的禁束让她把头抬起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杰克”给艾米丽剪好头发后,艾米丽虚弱的问,“‘杰克’先生,我想知道,您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【数据已删除】”“杰克”把艾米丽抱了起来,用床单裹着她娇小的身躯。

“啊,是吗,真是个好名字呢……”艾米丽在“杰克”怀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她睡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夜晚过去后,在红教堂不知名的角落里多了一块墓碑。

“祭奠亲爱的艾米丽.黛儿小姐”上面写着。

在墓碑的旁边有张面具和一管针筒。

关于瓦尔莱塔的十个小秘密☆

都是自行推演
ooc注意避雷

☆1:为了表演的时候收获更多的掌声会做一些危及性命的表演。

☆2:在所有人当中最喜欢会认真聆听她表演的观众,比如“杰克”先生。

☆3:从来到庄园的时候就住在一间黑房子里,那里布满了她的蛛丝。

☆4:喜欢这个庄园,因为可以享受捕猎的过程,而且还有具象化的“存在感”。

☆5:正在学习一门新的外语(蜘蛛语),即使她知道蜘蛛们在讲什么,但还是只能用英文交流。

☆6:十分羡慕“杰克”先生受许多人喜爱,即使自己比他强了许多。

☆7:瓦尔莱塔可以是蜘蛛,但蜘蛛永远不可能成为瓦尔莱塔。

☆8:很讨厌裘克的笑声,甚至想过拿蛛丝裹住那该死的声带。

☆9:看着玛尔塔被“杰克”先生抱起来的样子也忍不住想想自己被公主抱的样子,然后她放弃了这个可怕的想法。

☆10:很容易知道别人在想什么,因为她是十分出色的演员。